聯系我們
商標注冊資訊
你的位置:首頁 > 商標注冊資訊

聊城商標注冊公司 非唯一對應的簡稱不享有在先權利

來源:聊城商標注冊公司 注冊商標公司??????2018/7/4 17:59:15??????點擊:
    非唯一對應的簡稱不享有在先權利
    ——評析蘇忠合訴商標評審委員會、紹興第二醫院商標爭議行政案
    本案要旨
    缺乏唯一對應關系的主體名稱簡稱,由于省去了正式名稱中某些具有限定作用的要素,可能會不適當地擴大正式名稱所指代的對象范圍,因而不應將其視為企業名稱而作為在先權利予以保護。如果該簡稱容易被相關公眾作為特定主體名稱的簡稱加以識別和對待,則缺乏顯著性,也不應注冊為商標。
    案情

    2006年2月5日,浙江省自然人蘇忠合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提出第5147461號“二院”商標(下稱爭議商標)的注冊申請,2009年5月28日被核準注冊,核定使用在第35類推銷(替他人)、替他人作中介(替其它企業購買商品或服務)服務上。

聊城商標注冊_聊城注冊商標_聊城商標注冊公司_聊城注冊商標公司_聊城注冊商標費用_聊城商標注冊價格_聊城商標注冊哪家好_聊城注冊商標公司排名

    2011年6月1日,浙江省紹興市第二醫院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下稱商評委)提出撤銷爭議商標注冊的申請,并向商評委提交了《紹興縣衛生志》原件、《紹興第二醫院志》原件,用以證明“二院”為其名稱簡稱和在先使用的商標。根據《紹興縣衛生志》可以看出,紹興第二醫院前身是建立于1910年3月的原美國基督教北美浸禮會中國紹興基督教醫院,醫院初開診時以眼科為主,后發展成一家三級乙等綜合性醫院。結合《紹興第二醫院志》、紹興第二醫院的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及組織代碼證等證據可以表明,紹興第二醫院自其前身成立后曾經幾易其名,目前使用其現在的名稱,被當地人簡稱為“二院”。紹興第二醫院還提供了蘇忠合作為經營者的“紹興市越城區二院眼鏡門市部”個體工商戶營業執照,該執照載明經營范圍為:“零售:眼鏡(除隱形眼鏡);服務:驗光、配鏡”。
    2013年1月4日,商評委作出商評字〔2012〕第52650號《關于第5147461號“二院”商標爭議裁定書》(下稱第52650號裁定)。該裁定認為:紹興第二醫院歷史悠久,在紹興市當地具有一定的影響力和知名度,并已經被當地人約定俗成地簡稱為“二院”。蘇忠合從事眼鏡(除隱形眼鏡)零售、驗光、配鏡服務,其門店與紹興第二醫院同位于紹興市越城區延安路,蘇忠合若將“二院”注冊在推銷(替他人)、替他人作中介(替其它企業購買商品或服務)服務項目上,易導致相關消費者誤認為蘇忠合所提供的眼鏡(除隱形眼鏡)零售、驗光、配鏡服務與紹興第二醫院有關,從而導致紹興第二醫院利益受損。爭議商標的注冊使用已經損害了紹興第二醫院對“二院”簡稱所享有的在先權利,違反了我國現行商標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爭議商標“二院”不屬于我國現行商標法第十一條所指的通用名稱。綜上,依據我國現行商標法第三十一條、第四十一條第二款和第四十三條的規定,裁定:爭議商標予以撤銷。
    蘇忠合不服第52650號裁定,提起行政訴訟。
    判決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商評委認定爭議商標已經損害了紹興第二醫院對于“二院”所享有的在先名稱權并無不當。因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五十四條第(一)項之規定,判決:維持第52650號裁定。
    蘇忠合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補充查明,除在先權利外,紹興第二醫院向商評委申請撤銷爭議商標的理由還包括“二院”通常指當地的第二醫院,已經成為通用名稱,缺乏顯著性,請求依據我國現行商標法第三十一條、第四十一條的規定,撤銷爭議商標注冊。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第52650號裁定和原審判決關于爭議商標的申請注冊損害了紹興第二醫院享有的在先權利的認定,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但是,“二院”缺乏作為商標注冊的顯著特征,現有證據亦不足以證明爭議商標經過使用取得了顯著特征。在紹興第二醫院已明確主張爭議商標缺乏顯著特征并主張適用我國現行商標法第四十一條的情形下,商評委應當依照我國現行商標法第四十一條第一款的規定,撤銷爭議商標的注冊。綜上,第52650號裁定和原審判決在事實認定和法律適用上雖有不當,但其裁判結論正確,故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在糾正相關錯誤的基礎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一條第(一)項之規定,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企業名稱權作為我國現行商標法第三十一條規定中的在先權利予以保護,屬于常見的情形,但對于企業名稱的簡稱能否作為在先權利予以保護,則需要根據案件具體情況加以分析。
    首先,簡稱作為在先權利保護的條件。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第(三)項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條第一款的規定,以字號、商號形式體現的企業名稱權可以作為我國現行商標法第三十一條中的在先權利予以保護。一般情況下,在訴爭商標申請注冊日之前,他人在相同或者類似商品或服務上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企業名稱,可以作為在先權利予以保護,而且其保護的前提也是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容易導致相關公眾對其與他人在先商號產生混淆誤認,從而損害他人所享有的在先的企業名稱權。上述規定雖然是針對企業而言的,但對于企業之外的事業單位是同樣適用的。
    在特殊情況下,企業名稱的簡稱也可以作為企業名稱予以保護。如在(2008)民申字第758號民事裁定書中,最高人民法院即根據山東起重機廠的實際使用行為、相關公眾的認知情況等因素,認定“山起”為山東起重機廠的特定簡稱,可以視為企業名稱予以保護。但是,由于簡稱省去了正式名稱中某些具有限定作用的要素,可能會不適當地擴大正式名稱所指代的對象范圍,因此,簡稱能否特指該主體,取決于該簡稱是否為相關公眾所認可,并在相關公眾中建立起與該主體之間的唯一的對應關系。如果缺乏這種唯一的對應關系,企業的簡稱就不能視為企業名稱而作為在先權利予以保護。
    該案中,雖然根據日常生活經驗法則,紹興第二醫院在其所在地區有可能被相關公眾簡稱為“二院”,但由于該簡稱省去了紹興第二醫院正式名稱中具有限定作用的要素,不適當地擴大了其正式名稱所指代的對象范圍,故“二院”簡稱與紹興第二醫院缺乏唯一對應關系,其他符合特定條件的主體亦有可能被簡稱為“二院”并據此享有正當權益,因此,不能認定紹興第二醫院對“二院”簡稱享有名稱權。
    其次,商標標志應當具有識別性。既然“二院”這一不具有唯一對應關系的簡稱不能由單一主體主張企業名稱權,那么是否意味著該標志就可以作為商標注冊?這涉及到商標標志的顯著性問題。
    商標是商品或服務的提供者為了將自己的商品或服務與他人提供的同種或類似商品或服務相區別的標記,商標的首要功能是區分商品或服務來源,即使消費者能夠通過商標將相同或類似商品或服務的提供者區分開來。商標的這一功能被稱為識別功能。但是,商標的識別功能往往是從區分同種或類似商品的不同提供者的角度上被加以強調的。實際上,商標的顯著特征包括兩個層次,即識別性特征和區分性特征。其中,識別性是指商標的符號構成能夠使消費者識別、記憶,可以發揮指示商品或服務來源的功能;區分性是指一商標可以區別于他商標,與他人使用在相同或類似商品、服務上的商標不相同、不近似,不會引起消費者的混淆。標志要成為商標,必須發揮識別商品來源和區分商品來源的作用。商標最基本的作用是標示出處。商標的識別作用先于商標的區分作用而存在,只有相關公眾首先將相關標志作為標示商品或服務來源的標志加以識別對待,該標志才會在相同或類似商品的不同提供者之間發揮來源區分作用。因此,在判斷某一標志是否能夠作為商標加以注冊,首先應當判斷其是否具有識別性,是否會被相關公眾作為識別區分商品或服務來源的標志。
    該案中,爭議商標由常見字體的中文“二院”二字構成,核定使用在第35類推銷(替他人)、替他人作中介(替其它企業購買商品或服務)服務上。“二院”容易被相關公眾作為特定主體名稱的簡稱加以識別和對待,相關公眾通常不會將其作為區分商品或服務來源的商標加以識別和對待,故“二院”缺乏作為商標注冊的顯著特征。現有證據亦不足以證明爭議商標經過使用取得了顯著特征并便于識別而可以作為商標注冊,故爭議商標的申請注冊亦不屬于我國現行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二款規定的經過使用獲得顯著特征而可以作為商標注冊的情形。因此,爭議商標的商標標志屬于缺乏顯著特征的標志,其注冊依法應予撤銷。
百家乐网站那个好